Pages

Monday, November 17, 2008

還我台北的陽光

「羨慕南台灣燦爛的陽光嗎? 」電腦才剛開啟,一條msn訊息馬上蹦出,一早誰這樣打招呼?Chris傳送照片過來,傳輸訊號在跑,「台北的早上看到一絲....絲陽光露臉,就像是掩面哭泣的怨婦,撇過頭,出現一張強顏歡笑的臉。」我形容我出門前仰望天際的景象。檔案傳完,叮咚一聲,提醒我開啟。

Chris又傳來幾張照片,看來他這幾天心情很放鬆,有出門去拍照。「怎樣?」「好的過份!」沒下雨對台北人來說,就是老天保佑的好天氣了,我卻嫉妒他享受那般遼闊晴朗無雲的日子。他嗅出我的不安分,陸續又傳來好幾張照片,分明想用照片塞住我的口。

「你就過來看啊!」他語氣一副神清氣爽,比起去年我剛認識他,簡直判若兩人。他去年跟女友分手,那陣子他傳來的照片,不是巷子被人塗鴉的圍牆,就是雨後荒屋小貓窩在角落一景,我還以為他要轉做街頭藝術家,詭譎的拍照氣氛,我看不下去直唸他,你振作點,走出戶外吧。

他真的走出他家那扇門,騎車到鎮上附近的鐵工廠,拍人家打鐵,還有被鐵籠關住的小黑狗。「他叫黑熊,真可憐,整天都被關著。」當他說這番話時,我好想打昏自己,這個人年紀不小了,還裝憂鬱青年。過了好幾個月,他開始背著行囊,到處遊山玩水,至少我這樣認為。他卻說,他要去尋找未來要做什麼的答案。

他上來台北時,我帶他去淡水。我們搭捷運,沿著河堤走,兩個人坐在老樹的石階上,看著海岸漁船行駛。Chris又拿起他的相機,喀擦、喀擦一直拍,我吃著霜琪琳,他目不轉睛看紅毛城的古碑,他認真的表情,宛若發現寶藏的小孩子,一抹欣喜的微笑,依稀看到他嘴角動了一下。「怎樣? 我帶你來這裡不錯吧!」除了大學來一次之後,我們就再也沒來淡水。「我想去看領事館,還有...」他等不及想去發掘沒看過的地方,我們步行走進一條小巷子,沿馬偕街那條直走,右轉上坡,看見教堂。「等我一下」他自己又跑進去拍了,我習慣在外面等,獨自看庭園的雞蛋花,鵝黃色的花瓣,露出小姑娘的緬靦微笑。

午後突然下起雨,我們急忙走進淡江中學,尋找一個遮雨的走廊。看見白牆紅瓦的建築,他喜孜孜牽著我的手,快步跑過去。「你看,好漂亮啊!」他大剌剌不擦滿臉雨水,打開包包,拿出相機,又是一陣喀擦、喀擦響。教堂開放參觀,我走進去,玻璃展示櫃放著一張張早期開發的歷史照片,,教士正襟危坐或筆挺站在工地前,一臉落腮鬍,流露堅定的眼神,想必心中透徹清明毫無疑惑才能隻手建造這般場景吧。Chris從背後推我一把,「看這麼入神,走,我帶你到後面去看。」他牽起我的手,走出教堂繞到後面看,下過雨後的山景,清晰透明,原來建築物後方可看到一小片海,以前真的從來沒這麼認真逛,淡水不少景點我也是現在才發現。我凝視遠方,遙望天際,烏雲飄走,淺淺留下一抹灰白雲朵。我聽到他相機又開動,我轉過頭,他正用鏡頭瞄準我。「嘿嘿...」他像是間諜被發現糗樣,眼神趕緊飄走,不敢正面看我。「你偷拍我?」我拿他沒輒,他逕又晃到別的角落拍照了,我跟著他後面走,一路嘮叨唸他,照片要是沒拍好一定要刪掉。

Chris回去之後,把北上拍的照片透過msn傳過來,有一張就是那時偷拍我的照片。「厚....我不是叫你刪掉嗎?」氣到想打電話過去罵。「很美啊! 幹嘛要刪?」那張看起來整個人像發呆,根本不是他說像憂鬱的詩人。「詩人個頭,你要最好不要發佈這張到部落格,要不...」「要不,怎樣?」我挺直了腰桿,打出:「我會找你算帳。」結果下一行出現好幾個哈哈大笑的表情符號,簡直快把我氣死。我們大概在刪與不刪的無聊對話了好幾分鐘,終於我氣餒了,放棄糾結。「我贏了!」「好....好...你贏了,誰叫照片在你那邊。」那又不是不堪入目露點照,我火爆十足的反應,後來自己都覺得很可笑。

Chris後來還是把我那張照片勘進他的網誌,「小姑娘的臉,從右邊看過去,有著我從沒好好看過的溫柔。美麗的小姑娘,請相信我,沒有比我眼睛看到的妳,叫人留戀。」我看完是整個人詫異到不行,眼睛眨阿眨,心跳加速,臉微微發熱。

「你這傢伙,我說去就去喔!」「就請個假來吧! 我帶妳去吃好吃的。」懷念去年在台南吃的蝦捲、碗糕,嘴巴不聽話分泌起口水。「來吧! 明天就坐高鐵下來,我去接妳。」他怎可以如此一派輕鬆,我連提問他網誌的勇氣,都一股腦給遺忘了。

不到兩個小時,我坐到台南站,仰望天空,好刺眼。走到手扶梯,我看見Chris在下面等我。他摸摸我的頭,「妳來了!」他微笑的臉,看起來好柔和,我搭著他的肩,坐上他的摩托車,一路往市區走,陽光超強火力投射,我手臂開始發燙。天空是藍的,與台北陰沈的顏色,迥然不同。昨天臨時跟老總請一天假,他答應得很爽快,能偷得一日遊蕩的時光,在他背後我笑出一聲。「哦,妳在高興什麼?」「沒有啊。」

吃完我念茲在茲的美食,心滿意足地摸摸肚子,「吃飽了哦!」,「妳看,在台北哪吃的到這麼好的東西?」他繞到街上買了一碗超大香甜豆花,我開心捧在手上,搭車回到他家。

我一口一口慢慢吃,他打開螢幕給我看周遊各地的照片。「台北就是難看了點。」他手指著那張照片上方,不可否認,台北就算是晴天,看起來混雜著城市的廢氣,一點也不透明,怎能跟台南的天空比。「對...台南最好....你是不是要這麼說?」我拗了點小脾氣,嘟起嘴,實在無法替台北扳回什麼面子。

「台南人也是最好的!」Chris豎起大拇指比自己,眉毛往上一挑,害我吃到一半的豆花,噗嗤噴出一塊掉到桌上。「哈.....OK...台南什麼都最好! 」我必須佩服他很多堅持都是其來有自。「那你要不要搬來台南住嗎?」

我一口冰涼豆花吞下去時,腦筋閃過快轉著我跟台北說再見的一連串鏡頭,不會吧?! 我真的要遠離我熟悉的台北。
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